网站首页 >> 部位养生

千金-益母颗粒官員雅貪腐盛行收百萬玉石打麻將只贏錢

2020-02-15 来源:柳州养生网

官员“雅贪腐”盛行:收百万玉石 打麻将只赢钱

《1+1》

——倪发科:穿上“高雅马甲”的贪腐

(节目导视)

解说:

痴迷玉石,疯狂索贿,受贿总额中竟然近八成是玉石中纪委监察部站发布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玉不离手,赏玉、斗玉,他公开展示自己的爱好一块玉上万、几十万,一次就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这是什么样的爱好这是什么样的交易《1+1》今日关注:倪发科“爱玉”别变成“贪欲”

主持人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1+1》

从2013年一直到现在,反贪是一个持续保有热度的关键词仔细看,其实反贪挺不容易的,因为既需要勇气,也需要力量,同时还需要技术,而且绝对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活为什么要强调技术呢来,我们看看昨天中纪委站,还有中国纪检监察报,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玉石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去弄明白,这里的技术含量太高了,有的是玩了很多年的人,都无法进行准确的定价,想想抓这样的大老虎,你得明白他究竟在整个贪腐的过程中价值是多少,而且还要把它做实,这技术含量还不高呢来,今天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倪发科在玉石背后的欲望

解说: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这篇来自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昨天一出现在中纪委监察部站,就迅速引发了舆论关注该报道称,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去年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这应该是倪发科受贿案中最引起外界关注的部分“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玉能养人,人能养玉,经常与玉接触,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一说起玉石,倪发科就会顿感精神,眼睛发光而他对玉石的喜爱显然不仅仅局限在嘴上说说,根据报道,倪发科在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本是分管国土资源工作,但他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擅自担任了安徽省珠宝协会的名誉会长从此,对玉石的痴迷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从报道披露的很多细节我们可见一斑例如他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每到周末,会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件欣赏此外,倪发科还喜欢斗玉,常约上几个玩家,各带几块好玉一起欣赏,比比谁的玉好而如此忠情于玉的倪发科,显然也知道其中的价值有了这种爱好,并且对外界不断地显示,那些有求于他的人自然就会投其所好,为倪发科的爱好买单而倪发科明知玉石价值不菲,却照收不误,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而除了玉石玉器,对于字画倪发科也喜欢这种权钱交易他心知肚明,但是他认为“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披上爱好的外衣,应该能掩人耳目玉石无价,无法认定懂得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

倪发科,1954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从下乡知青、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班长干起,一步步走上副省长的岗位,和很多官员的贪腐之路一样,倪发科称,他也是后来感到自己年龄大了,快到点了,提拔没有希望了,由此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为退下来的生活做准备他说“过去几十年是为别人活的,现在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决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就是倪发科,他的忏悔也并不新鲜[1][2][3][4][5]下一页主持人:

很多年前,媒体会关注一个59岁现象,那就是说60岁快退休了,很多人坚守了大半辈子,但是到这个时候猛捞,倪发科可不是59才捞,只不过59倒下了今年按理说应该是他60岁的生日这个人不傻,甚至说是相当聪明,但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他不是大聪明,是小聪明,聪明在那儿呢因为他给自己的贪腐披上了高雅的外套,或者说穿上了这样的马甲,他不是大范围的去拿现钱,而是玩高雅艺术,玩玉,但是这里其实深着呢,你看看他的心里话,他是这么说的,同样是昨天中纪委监察部的站相关报道,倪发科认为“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披上爱好的外衣能能掩人耳目,玉石、字画物小价高,保值增值,易保管,易隐蔽,即便被人发现,玉石无价,无法认定懂得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你看他是认真的想过很多很多,但是他没在那收手,因为他贪针对他这样的心里话,我们接下来马上连线专家,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李主任您好您怎么看待这次在中纪委站上公布了这样的案例的时候,是穿上了高雅贪腐的马甲的贪腐案

李成言:

我觉得这说明我们在前一段的反腐败当中,那种直接收钱的腐败有点太露骨了想办法去回避,想办法去规避的话,他就采取其它的形式,比如说像玩玉,玩画,玩字,玩各种收藏,都可能成为他的一种高雅的文化需求,这种文化的外衣给人感觉他不是一般的官员,他很有文化层次,我可以说不去直接收钱,但是我收到一个玉,我是在玩玉,玩文化,你管不着我吧其实这是一个就像你说的玩马甲,这样的马甲其实背后隐藏的也是严重的贪腐

主持人:

李主任,您觉得这次包括中纪委监察部的站转引相关的报道,甚至披露了很多细节,是不是也在清晰的发出一种信号,另外的路也要堵上

李成言:

对,因为现在玩这种情况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贪官,你发现他被抓起来之后,他们都是玩这个玩那个,玩很多花样出来的,五花八门的,这样一种腐败的手法翻新,你就要有对付他的办法,所以这次这样一个案例的公布,公布的细节这么细,就说明要利用这样一种案例来教育一些人,你玩这个也有玩进监狱的

主持人:

其实看似很多行外的人一说到玉石的时候,的确很难弄明白这里究竟价值高,价值低,那个真,那个假,即使玩的人也容易打眼,现在看来倪发科还真可能是个高手我们来看看他收受物品的价格,2010年上半年,玉石手把件16万元,到2011年5月份的时候,一个带木底座的玉摆件、3个手把件、2个玉挂件、2条籽料手链共约50万元,6月份20多块籽料约100万元,到2012年5月份的时候玩的更大了,前面95万元,大大小小其它的料,包括95万元的料在内,总价达到350万,这有的时候可比拿现金,也许别人没有遇到,但是价值只低不高,而且也许还有升值的空间向李主任讨教,现在定了这个价值,还有升值的巨大空间刚才也说了,反贪也是一个技术活,您怎么看待这次玩的很漂亮的技术活

李成延:

我觉得这个技术活儿很有意思,因为他可能通过一种物质的表现,掩盖了自己背后严重腐败的深层次的问题我觉得这样一种表现,尽管他玩的是伎俩,玩的是手法,玩的是遮掩的,但也是很愚蠢的,因为一块玉要花这么多钱去买,350万,甚至有的更高,有的甚至按是价值连城,我想这种玩法一般人都能看清楚,显然背后是用钱来交换的,玩玉背后有钱,背后钱更多的是需要你的权如果你没有权,我凭什么和你玩钱,玩玉呢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怎么不和你玩,也不和我玩呢显然背后有公共权力,可以用来进行交换的前一页[1][2][3][4][5]下一页主持人:

没错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可能彼此觉得这很安全,但是穿上高雅马甲,跟皇帝的新装一样,真要想去查你,而且真的查了你之后,发现你好似穿了高雅马甲,其实什么也没穿,这就需要现实生活中,从反贪,从各界人士来说都扮演那个敢说真话的小孩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个问题

解说:

“玉石是新型的高档商品、特殊商品,一块上万、几十万的都有,绝对是高消费,奢侈品”这是中国纪检监察报对倪发科案件剖析一文中引用的倪发科的话而在倪发科担任副省长期间,仅从公开报道的资料我们就可以发现,他的确经常出现在玉石厂家、玉石产业发展座谈会等跟玉石有关的场合,而在这些活动中,往往少不了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玉石加工企业会带来各自的得意之作,请倪发科现场品玉、鉴玉

2011年9月资料:

卢安适应之玉石研讨会日前在卢安召开,倪发科在会上指出,要顺应价值规律,充分利用市场,按照积极、科学、有序的原则开发卢安玉石资源,最大化体现卢安玉石价值

解说:

“最大化体现玉石价值”,倪发科昔日开会的这句话似乎也映照在了现实中同样是在2011年,吉力昌到倪家汇报工作,看到吉力昌腰上挂着一个玉石手把件,倪发科就让他取下看看,并评价这个手把件品相一般,吉力昌从中立即嗅出一些意味,此后就常把好的玉石资料拿给倪发科鉴赏,而鉴赏之后的结果大多是,玉石进入了倪发科的腰包一个是省部级官员,一个是企业老总,两人因为玉而更熟识,倪发科多次让吉力昌和玉石专家一起去新疆买玉,吉力昌心领神会,联系专家一起飞往乌鲁木齐,有一次买回了20多块籽料,花费约一百万元,这些倪发科都全部收下还有一次倪发科从中一下子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借玉敛财,欲求越来越大,而吉力昌配合的背后则也有其私欲的算盘,“我是外地人,在安徽办企业开矿不容易,企业的许多方面都需要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比如安监、土地、税收、治安等方面,都需要政府关照与倪发科搞好关系,就是想靠上这棵大树,为我们企业提供保护”而实际上,借玉敛财的倪发科难以抵挡诱惑,顺其自然的为对方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支持中纪委站的文章透露,为了吉力昌公司的发展,倪发科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其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力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不仅玉石玉器,对于字画倪发科也照收不误专案组从其家人处扣押的字画有90幅之多,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到卢安市巡视时,倪发科曾把收到的几幅字画退回,但是两年后,他居然又把字画要回2012年倪发科得知可能被调查,于是将部分玉石退还给了吉力昌,但两个月后他不仅把这些退回去的玉石又要了回来,而且忍不住又顺手收了三块大的玉石由于担心其大量收受玉石问题暴露,倪发科还向吉力昌提出,以吉的名义办个玉石展示馆,将其收受的玉石转移到展示馆托管

主持人:

这几年倪发科的日子过的也是够不踏实的,一会儿怕出事,赶紧想往回退,隔不久贪字念头占了上风,又把它给弄回来,但最后还是贪字占了上风,不管他如何后悔都很难了不管他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把领导没爱好,你只要有爱好,这就有戏了在这涉及到一个细节,涉及到倪发科这个案子当中,我们正好继续要请教一下李成言主任,我们注意到在报道当中说了,没有经过组织审批同意,倪发科就自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的名誉会长,这跟他的雅贿或者雅腐败紧紧联在一起现在很多假如存在在职干部或者离退休干部兼任书法协会的会长,名贵花木的名誉会长,珠宝的名誉会长等等,是不是也应该成为今后我们必须瞪大眼睛关注的有可能高发的腐败领域

李成言:

我觉得确实有这个问题因为在这之前发生大量的事情,他们在位的时候不敢在这个领域直接伸手去管一些实际的,尤其是有利益关系的一些部门,尤其是中介的部门,社会上各种协会、各种学会都可能构成我们在权力使用当中会发生一些利益的冲突,在位他不敢,当他退下来之后,甚至有一些地方的官员没退下来就伸手,不请示,不报告,就可以去拿到一个会长,这都是为今后他失去权力之后做一个铺垫同时,他在位的时候有了这样一些名义,更大的贪腐机会,这个机会比如说他是一个玉协会的会长,就可以把整个玉的资源都可以整合起来,为自己的权力所用还有其它的也有这个问题,所以这是一个警示,我们的一些部门,第一,他在位的时候绝不允许他兼这个会那个会的一些职务,因为这种兼职务一定是带来利益冲突第二个,他退下之后我们要有严格的规定,不得去兼各种职务,现在已经有了规定,而且这些规定非常严厉,非常好,很到位,我觉得可以杜绝这样一些现象的发生

主持人:

今天我也听到身边有人说,呵,真敢贪,一下子数额这么大,但是我觉得倪发科这个案件让我看到的是更加积极的一种进步,为什么呢正是反贪的力度逐渐加大,让很多人过去敢光明正大捞钱变成潜规则,也不敢,现在连钱都不敢沾了,但是会有一部分人会有一定的贪心,又不太敢,于是给自己换上了包装,也说明他想腐败,想贪,难度在增长,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要琢磨着有可能道高一丈之后,要奔两丈去,所以反腐会是一个持续的接力比赛,因为过往也有人玩这种雅贿或者雅贪腐,来,我们看看

陈柏和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环保局原局长:

只要找一两间厂,到了那里打麻将,就可以盯死那些厂长,他们就会乖乖送钱给我了前一页[1][2][3][4][5]下一页解说:

打个麻将就能坐地收钱,陈柏和,这位广东清远清城区环保局长恐怕没想到,由于一时大意,竟在没有挂断的中被人悄悄录下自己一段索贿之道的高谈阔论这位陈局长称,辖区内八个街镇,每个至少能搞一百万,而他搞垮一个企业则是轻而易举而如此底气十足,就是因为他早就摸准了污染企业的心理

陈柏和:

如果它(工厂)死了,至少亏一千万或者几百万,谁敢做(举报)你呢搞得你的厂破产,所以我们要把握好,这个是(贪得)既科学,又艺术啊,朋友

解说:

上周,录音内容被证属实,这位把索贿看作科学和艺术的环保局长也被迅速免职不过,他另一段精彩的论述却更是令人担心

陈柏和:

就算没有我陈柏和做,一样会有陈二、陈三、四做

主持人:

其实不管是他通过打麻将去挣钱,因为他也是巧妙加入很多包装,我手气好,打麻将技术高他觉得别人没法拿贪腐这样的事去整他,但是人总要露出马脚,天恢恢,疏而不漏,你看他也倒下了但是很多人一定也在琢磨,随着反贪力度加大,他要给自己穿各种各样的马甲这个问题还是继续请教李成言主任,也许有很多干部,也是在考虑我不太敢了,因为难度越来越大了,反贪的力度这么大,于是其中个别人就开始琢磨,我给自己换包装,比如我去打麻将,我换其它的方法,玩雅贿,玩你不好抓的您觉得接下来反腐是不是也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但是人到两丈,我们也得提升自己的水准,更敏感

李成言:

我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现在反腐败已经加大了力度,尤其是十八届,新的中央领导在反腐败领域已经掀起了一个风暴,让我们感到耳目一新了的,这个时候要预防一个现象,肯定要不断地去换马甲,手法要翻新,花样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们还有更高的办法去对付他如果没有去对付贪官的行为的话,那我们就可能会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所以,比如说当前干部当中存在一个现象,钱我不能收了,这个时候有高风险,怎么办呢我就可以换办法,比如衣服可以穿的好一点,比如我可以收东西,比如我可以玩这个玩那个,玩股票,你给我股票,我入干股,若干年以后你给我钱,玩期货,我现在可以不要钱,但是将来以后你必须给我钱,还有玩什么上市公司的一些手段等等,这些都是翻新,这种翻新说到底,本质还是在玩权力,离开了玩权力,他不可能得势,不可能获得成功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办法要更多的来对付腐败分子

主持人:

也要提升自己的技术含量,而且更敏感接下来回头去看看,20多年前的时候一盆花都有的时候会扮演这样的角色前一页[1][2][3][4][5]下一页解说:

在上世纪80年代,原本普通的一种花卉君子兰,被赋于了别样意义,甚至被冠上了“绿色金条”的称号这是当时刊登在“君子兰报”上的一幅漫画,展示的就是君子兰取代烟酒,成为行贿的一种手段

邓加荣《君子兰之谜》作者:

送的钱,送的礼物,这总觉得太显眼,我送你一盆君子兰,淡雅清香,怎么也扣不上贪污受贿的形象这里头就有许多不正当的行为

主持人:

那个时候一盆君子兰多少钱,20万,别忘了那是20年前,连马俊仁都玩过君子兰我们再看作家吴思写的书里说,“清朝末年,京城中雅贿之风极盛,北京琉璃厂多数古玩店沦为行贿受贿的掮客,官员们把自家文物放在古玩店由其代售,送礼者掏大价钱买了再送给官员双方不提一个“钱”字,一来一往之间,漂亮地完成了一次行贿过程”就是说在不好的某些文化基因里,是有这样的传统的,今天面对它的时候,可能它要穿上由古以来的马甲,你就更要警惕有一个细节性的问题还是请教一下李成言主任,其实挑战会越来越大,假如同样玩玉石,不是直接收了玉石,玉石来了,明明价值十六万,他用一万买下来了,挑战很大,怎么给它定性,将来这样的事也许会有

李成言:

我觉得一万块钱买,实际上按照原价定性,不能按一万来定性,包括有一些人收了别人的假货,玉石有假的,手表也有假的,但是收了以后,按照真的给人家回报,给人家用权力去办事,当然要按真的来算,因为事情已经办成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对这样一种一万买的十六万价值的玉石,当然要给它一个正名,那就是16万所以,这种情况会搞得我们眼花缭乱,但是让我们警醒,不管怎么说,他在用权力进行交换,就要打到最要害的权力的本质问题,一定会把他们打住,不然的话按照一万,就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主持人:

您怎么看待其实常说的这句话,最初是民间,包括媒体,后来反贪的高层也在谈,要让很多官员不腐败,由不想变成不敢,直至不能,现在我们正行走在似乎由不敢到不能制度建设的过程当中,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进程

李成言:

我觉得这个进程非常好,我们希望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实现不能、不敢也不想,但是需要我们跟进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我们最主要的跟进,法律建设,依法制服这样的目标一定要实现,让他感觉到我做了这件事,一定要受到严厉的法律惩罚,这样他就不敢了同时,我们不想,不想还有什么问题呢要有一个廉政文化的教育,告诉他这个文化是要毁掉你的

主持人:

李主任,只能还有一句话,因为我们的时间马上到了

李成言:

所以最主要的要监督跟上没有监督,任何一种腐败都可能得逞监督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

非常感谢李主任今天带给我们的解读

其实永远不要去想“贪”这个字会在很多人的内心中消除,但是如何用这种制度的建设、法律的威严和监督,让很多人想了,但是不敢做,那就最好了

原标题:官员“雅贪腐”盛行:收百万玉石打麻将只赢钱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5]

如何区分荨麻疹跟风疹
双鲸维生素D滴剂液体的
哪种维生素D滴剂好吸收
食管癌术后护理
TAG:
友情链接